任正非:孟晚舟被抓后递条子给我“矛头是对准你的”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2019-10-23 14:19:24

当被问及孟晚舟时,任郑飞特别提到:“事实上,我个人已经把生死放在一边,不认为我的生命如此重要。”

5月20日,华为语音社区发布了华为创始人任郑飞接受德国电视纪录片采访的纪要。

在采访中,德国记者从任郑飞的家庭背景出发,结合任郑飞在中国发展大背景下的个人和企业成长,最终解决了任郑飞个人对美国封锁华为和中欧合作的看法问题。

任郑飞说,美国政治家不代表美国。他不讨厌美国和美国政客,因为“他们在鞭打华为,提醒我们要努力奋斗。如果我们不努力奋斗,我们就会被打败。”这对我们也有好处。没有外部压力,就没有内部动力。"

当被问及孟晚舟时,任郑飞特别提到:“事实上,我个人已经把生死放在一边,不认为我的生命如此重要。”

最后,任郑飞呼吁“一带一路”将中欧合作联系起来,认为他提出的中欧标准体系是“对欧洲的贡献”。

德国电视台采访的任郑飞来自华为的心上人社区。

以下是采访记录(删除了一些内容):

1.记者:任先生,你被视为中国的就业机会,华为被视为中国的一个伟大企业。你是怎么做到的?

任郑飞:首先,我不是乔布斯,因为乔布斯为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创造了移动互联网,他追求哲学上的完美。我没有任何特殊技能。我刚刚拿出一桶“浆糊”,把18万名员工粘在一起,一起战斗,他们为之奋斗的结果被钉在了我的头上。我相信哲学中的灰度和妥协。“白色”和“黑色”之间的一个折衷是灰度。乔布斯追求完美。我们两个性格有许多不同。我没有他好,所以我不能叫他乔布斯。这不是谦虚,也不是我认为自己很棒。

记者:我们仍然可以得出结论,华为是一个全球巨头,其生产设备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支柱。

任局长:是的。

2.记者:你出生于1944年,是中国南方一个贫困省份七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你父母那时做了什么?

任郑飞:他们都是在贵州偏远贫困的少数民族山区教书的农村教师。我妈妈是一所小学的校长,我爸爸是一所中学的校长。

3.记者:当你长大后,这很难。20世纪50年代末,中国经历了一场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那时你有什么记忆?这对你有什么影响?

任·郑飞:从小,我最大的记忆就是我没有足够的食物。在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中,我最大的梦想是想吃馒头。晚上睡觉,梦想是否有馒头吃,这不是一个好的学习追求,也不是未来会有什么发展机会。我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零花钱。高三时,我妈妈终于和我说话了,并答应每天给我5美分的零用钱。我感觉如此自由。

4.记者:大约20年前,你写了一篇关于你父母的文章。我们读了这篇文章。文章中最重要的一个词是“饥饿”。

任郑飞:从1959年到1962年,“饥饿”是主要术语。从1963年到1964年,中国经济开始复苏,“饥饿”不再是主要术语。中国经济复苏后,政治开始转向左翼,开始了“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的主题与我个人的想法不一致。我是一个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技术上的人,对政治一无所知。突然,社会和政治狂热出现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出去制造噪音和示威游行。但我父亲被推翻为走资派,被关进牛棚。因此,我没有机会参加这些活动。

5.记者:你在大学学建筑的时候是怎么参军的?

任·郑飞:周恩来总理从法国的黛比丝·贝西姆公司进口了化学纤维设备,并不得不派遣许多当地团队来建造工厂。然而,当地团队完全被文化大革命搞糊涂了,当地建设化纤厂的生活非常艰难,他们不愿意去。周恩来不得不调动军队来建造工厂,但是军队没有技术力量,也没有地方单位愿意派工程师去军队,所以军队重用了我们的“半瓶水”学生,他们懂一点技术。

就这样,我有幸进入了现代化工程和军队。

6.记者:1976年,中国文化大革命结束。那时你在做什么?

任郑飞:1976年毛主席去世时,我还在建辽阳化纤总厂。没过多久,工厂就开工了。

7.记者:那时,你不能入党。当时,党员的要求很高。然而,由于你父亲的背景,你直到1978年才入党?

任郑飞:1976年毛主席去世后,华国锋主席粉碎了四人帮。中国的政治历史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一变化过程中,国家开始强调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人类劳动的贡献。因为我是在辽阳化纤厂建设期间发明的,用数学方法推导出了一种仪器。当时中国没有这种仪器,国外也没有。所以这个小小的发明在当时被誉为历史时期的伟大发明,国家让我参加了全国科学大会。会议期间,其他人正在召开党员大会选举代表团党委。我正在花园里散步。当组织看到它时,它批评我没有参加党员会议。我说,“我不是党员”,震惊了对方。那时,连炊事班的班长也不可能是党员。非党员怎么能参加如此重要的国家会议?他们不会认为我不合格,否则我不会跨越许多障碍去参加全国代表大会。所以他们打电话给我们的指挥官。

因此,当我从全国科学大会回来时,军队讨论了我入党的问题。当时,我父亲有一大堆当地的起诉材料。军队认为在地方当局得出结论之前批准我入党太慢了。军队组织了一次对我父亲历史的重新调查,然后和我交谈,告诉我:“你父亲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并且只记住将来档案中有什么问题。”那时我们家的历史终于澄清了,没有什么问题。当我再次讨论入党的问题时,支部仍然有阻力。当时,这个想法很传统,但是当我的上级要求我入党时,我也入党了。

入党前,国防部任命了一位名叫许国泰的记者来检查我。调查结束后,他向我师政委报告说,他调查我时,叫我跟他出去散步。我说先换衣服。他跟着我到了我的卧室。我在床下找袜子,嗅出哪些衣服和袜子不臭。男孩们很懒,换好衣服和袜子后把它们扔在地上。他看到我全心全意地学习技术,并告诉师政委,他愿意做我党的介绍人。师政委还说,他愿意做一名介绍人,这样就突破了支部的压力障碍。30多年后,当我再次见到许国泰时,他告诉我,他代表中央政府调查我的个人历史和表现。否则,我不知道这个秘密。

这样,我突破了障碍,加入了共产党,进入了时代潮流。

8.记者:1978年12月,邓小平启动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在接下来的40年里,中国经历了一系列的改革和经济发展。这对你有什么影响?

任郑飞:首先,在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上,我们听到许多高层领导做报告,包括陈景润。那时,我们听到眼泪从脸上流下来,深深地感到,国家终于承认我们是国家的“儿子”。邓小平在讲话中说,我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全体观众喜出望外。我们是工人阶级,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我们非常兴奋。邓小平提议“工作五天,学习一天政治”。我们过去学了太多政治,但我们很高兴学得更少。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国家决定改革开放。事实上,当时我们对这件事还没有深刻的理解。我们不知道这是一项划时代的改革。我只是觉得声音和以前不同了。我们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这个国家将要建设,我们可以努力工作。我过去需要“红色和专家”。我不够红。我们对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理解是,我们年轻,对政治不敏感。随着国家的日益变化,我们意识到理论和社会结构的变化正在给国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我们真的不明白“当亚马逊的蝴蝶扇动翅膀时,德克萨斯州会下大雨”。我们只是觉得中国即将改变。

9.记者:随着中国的改革和重大裁军决定,你换工作了吗?

任郑飞:从1978年到1982年,中国“纠正错误”并逐步稳定过去的混乱局面是非常重要的。安定下来后,邓小平非常想解除武装。事实上,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他不明白邓小平为什么要解除武装。78年,我听到罗瑞卿的报告。在他去世前的三个月,他在全国科学大会上发表了一份报告,称:“我们有十多年难得的和平时期。”他认为未来十年不会有战争,经济建设应该受到重视。他回顾了65年来中国国防科研体制的解体,分为两个、三个、四个...这实际上削弱了国家的力量,但他很快就下台了,无法纠正。十年后,他恢复了工作,回顾了文革前的错误。他认为,现在军队正在走向建设和平,军队的发展应该停止。但是我们不明白这些词的意思。

在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国家决定裁减大量军队,主要是铁路兵团和基础设施工程兵团。当时,我们被认为是“杂种兵”。我们首先裁掉了杂兵,保留了正规军,然后立即裁掉了我们。削减后,财务报表显示军费开支也有所增加,被削减的两支部队正在赚钱。后来,100万野战军继续被裁员。军队从500万、400万、300万……一步一步地减少。现在,中国仍在削减军事设施,以支持国家的经济建设。今天,我知道我们当时想不起来,因为我们很难熟悉军队,熟悉这份工作,换工作。那时,我们仍然有一些意识形态上的冲突。

10.记者:你在1987年创立了华为。在国家开始相应的政治改革之前。然而,做一件事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中国正在向市场环境发展。当时创立华为的最初经历是什么?

任郑飞:首先,1984年我来到深圳后,我发现自己无法适应市场经济体制。因为我们立刻从军队跳到了市场经济,我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传统上,社会已经成为一种市场经济思想。军队是为人民服务的。为什么我们必须从别人那里赚钱?我认为公司在骗钱。当我买了10元的时候,怎么能以12元的价格卖给别人呢?这是第一个不适应的。其次,我在廖化工作,是一个自动控制系统,这是一个模拟控制系统,如比例,积分和微分。到达深圳边境后,我发现世界已经开始进入计算机时代。这两种方式完全不同。我发现我跟不上年轻人。这是第二个。第三,对人过于信任。军队的秩序本身就是信任,相信社会就是这样。

当时,我是一家国有企业20多人的小公司的副经理。副经理没有决策权。我不知道办公室主任今天是否会来。我不知道一个人明天会担任什么职位。他们不一定要向我汇报,但我必须为做错事承担责任。那时,我也犯了很多错误。我信任别人,先把钱给了别人。我没拿到货,被别人骗了200万元。然后我追了一年的钱,大部分都被追回来了。在我开了一家小公司并赚了钱后,我还为原来的公司还清了少量的国外账户。

这一事件给我的最大教育是什么?我没钱雇律师或送礼物。我自己读过大量的法律书籍,基本上已经学会了所有的法律书籍。我明白市场经济是商品、顾客和交易的源泉,而法律是在向顾客交付商品的过程中。

记者:你破产了,被迫开了一家公司?

任·郑飞:这不是破产,是其他人不想要我,我需要找另一份工作。正如深圳鼓励科技创业一样,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尝试一下。在旧制度下,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最好是自己成立一家公司,做我想做的事,做我想做的事,并对好与坏负责。因此,我接受了成为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的建议。

当时注册资本为2万元。当时,我所有的工作调动费用加起来只有3000元,所以我找了个人来筹集资金。事实上,有些人只是以筹集资金而出名,却没有为此付费。实际资本不到2万元。他们应该在16000元左右开始创业。事实上,这是造反。如果当时政府给了我一个小官员,也许我就不会创业,走上官场之路。最终,我会以导演的身份退休,回家钓鱼。在被迫反抗后,他们不得不去华为开自己的公司,只有这么少的钱。

起初,公司只有一两个人。如果要把货物带回来,就不可能租车。相反,他们不得不把成袋的货物带到公共汽车上。装卸货物时,我向下移动20米,然后再移动另一个包裹,20米,20米...移到路边,然后抬到公共汽车上。那时,我曾经是中国最红的人。我是革命性的,年轻的,受过更好的教育的,更专业的。我很惊讶没有进入第三梯队。我突然成了一个个体经营者,受到了社会的嘲笑。我把成袋的货物拿到车上。售票员非常好,允许货物被运到南山蛇口。我卸下它们,再卸20米,再卸20米……否则它们就看不见,也不会被偷。包又被抬上楼了。因此,这是一个渐进的发展。

11.记者:你在创业之初有什么突破,认为华为的业务可以完成?

任郑飞:公司成立之初,我们主要是代理帮助其他公司销售机器,中间赚一点佣金,逐渐积累到一二十个人。通常当汽车到达时,我们每个人都像搬运工一样,搬运木箱把货物卸到仓库。当客人想要货物时,我们将再次装货。三十年前,我们专注于代理。

后来,香港红年公司联系我们后,检查了我的个人历史,找到了很多人来调查我的历史。当时,我还是很生气。在他们告诉他们一些过去的事情并断定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后,他们授权我:“广州仓库里有价值1亿的货物,你可以去取。货物售出后,钱可以在归还给他们之前周转一段时间。”他们给我的底价也更合适。我们通过出售商品来偿还。当时中国发展迅速,非常需要这些商品。香港鸿年公司对我们非常信任。公司的老板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学者,梁坤·吴。由于他们的信任和支持,我们逐渐发展和积累了一些资金。

12.记者:当时,美国应该是你们通信行业的一个繁荣国家。你第一次去美国是什么时候?

任·郑飞:1992年。

记者:我读了你写的文章《访美笔记》。在2019年阅读这篇文章也很有趣。当时你对美国非常钦佩,把自己置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包括华为的管理层。那时,你认为美国是一个充满希望和前景的国家,不是吗?

任·郑飞:是的。至于对美国的了解,我也在文革期间读过一些书。当时,解放军代表团访问了西点军校。《解放军日报》对西点军校进行了一系列描述。西点军校的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当我们在早期建立公司时,我们学会了西点军校的管理风格。当然,我们是一家生产企业,不能像军队那样保持成本中立。

当我到达美国后,我亲眼看到了美国的样子。我们以前从未出过国。改革开放前,我们以为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仅仅因为我们吃饱了,而其他人没有,我们就需要被拯救。这是我们当时对世界的理解。当我们出国时,我们发现只有我们贫穷,没有人贫穷。只有那时,我们才知道社会是什么样的,才会有开放的心态。

其次,我对美国的创新精神和机制有着深刻的感受。有一篇文章叫做“失眠的硅谷”。为了挣扎,硅谷人在车库里彻夜未眠。当然,硅谷今天仍然保持着这种精神。我们吸收了一些精神力量。我们还必须努力工作,努力逐步从简单走向高端。

从我年轻到今天,我一直钦佩美国。尽管美国今天压制了我们,但当我们在未来的“喜马拉雅峰会”上再次见面时——我把科学技术的高峰描述为喜马拉雅峰会,美国却带着咖啡和罐头...当我们爬上南坡时,我们把干粮带到北坡——当我们在峰会上相遇时,我永远不会和美国“打刺刀”,会拥抱彼此,最终会成为人类数字化和信息化的胜利组织者。我们应该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不要如此狭隘。正是因为我们没有如此狭隘的思想,所以才有如此多的客户信任我们。今天我们不能被打死。我希望你几年后再来参加我们的会议,然后我们再喝一杯庆祝酒。

13.记者:你们行业的第一次危机发生在2001年左右。许多西方公司正面临重大危机。华为当时是如何生存的?

任郑飞:当信息技术泡沫危机发生时,我们也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危机。该公司几乎濒临倒闭,被困在国内外。从外部来看,我们对客户负责的能力很低。在it泡沫时期,大公司出售了所有好零件。我们只能购买一些劣质零件,然后卖给我们的客户。公司内部也出现了巨大的危机。2002年,许多内部人士窃取了知识产权,从公司挖走了一些人,并创办了其他公司。

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我们召开了一次400人的高级干部会议,学习了德国克劳塞维茨的《论战争》(On War)。《战争论》中有句话:“什么是领导者?在无边的黑暗中,拿出你的心去燃烧,放出生命的微光,带领团队走向胜利。当战争陷入混乱时,将军的角色是什么?这是用我们自己的一线曙光带领团队前进。”好了,现在是我们鼓起勇气,阐明团队进步,巩固团队信心的时候了。

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将客户所有腐烂的设备换回要花费10多亿元人民币。那时候,我们已经穷得打不开锅了,还需要换回去,因此赢得了顾客的信任。第二件事是我们选择了一个非常正确的策略,叫做“鸡肋策略”。在泡沫经济时期,北电在光传输方面投资过多,设备价值下跌,就像没有肉的鸡肋一样。我们选择了毫无价值的光传输鸡肋,我们将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经过十多年或二十年的努力,我们终于达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现在我们在光传输和光交换方面绝对领先。任何人都很难在短时间内赶上我们。我们现在提议将来制造光子计算机。因此,我们及时召开了干部会议,理清了思路,让剩下的人继续努力,然后选择了最无利可图的事情渡过了这场大危机。

14.记者:虽然你对美国充满钦佩,但华为和美国之间仍有一场持久战。自2005年以来,一些美国政界人士一直认为华为是一种危险。你能解释一下吗?

任·郑飞:美国政治家不代表美国,所以我对美国的感情在未来将保持不变。我也不讨厌美国政客。为什么?他们鞭打华为,提醒我们努力工作。如果我们不努力工作,我们就会被打败。这对我们也有好处。没有外部压力,就没有内部动力。

15、记者:2007年美国国家安全局黑进华为的网络,甚至包括您个人的往来通讯,相信您听过美国

上一篇:用坚守献礼祖国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龙泉医院专家团队赴甘孜县对口

下一篇:羊肉西葫芦饺子:调馅不用水,也能顺嘴流爆汁,原来有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