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的书房|栾群、张学俊:如何用创新开启制造业新篇章

作者: 未知 来源: 网络 2019-11-11 12:04:08

纪录片《美国工厂》着火了。

但是高工资和“懒惰”只是故事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小部分。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在于制造业与该国强大的创新体系脱钩。

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所政策法规研究所所长栾群和产业政策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学军认为,要真正理解美国制造业的衰退逻辑,可以阅读《先进制造业:美国的新创新政策》(Advanced Manufacturing:New Innovation Policy in America)。这本书深入到国家政策导向、商业环境、基础设施和企业家的主观能动性等方面,探索提升制造业的密码。

《先进制造:美国的新创新政策》,威廉·维利恩和彼得·辛格著,沈颜楷等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偏见也是一个观察角度

在书中,两位作者明确表达了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特别是中国制造业快速发展的态度。尽管他们有偏见,但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视角。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摆脱了日本和德国在制造业的竞争挑战,因为美国改变了竞争的主题,引发了信息技术革命。然而,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美国大大减少了创新努力,突然发现中国在2011年超过了净制造业产出与全球产出的比率。其结果是,整个政治和工业陷入焦虑之中,这种说法没有以任何理由出现在中国的脑海中。

这本书认为,中国以创新为基础,通过一系列贸易政策来实现经济增长。美国一直密切关注贸易问题,几乎所有关于制造业的公开讨论都涉及贸易。一些美国人也持有狭隘和极端的观点,认为中国正试图建立一个亚洲经济圈,为其在这个圈子中的伙伴付出贸易逆差的代价,而这一代价可以由美国的贸易顺差来弥补。甚至,这本书引用了经济学家卡尔·达尔曼的观点,即中国“故意掏空发达国家的竞争性经济体,为其他地缘政治的崛起提供资金”。他甚至以中国制造产品占据的地区失业率上升和工资下降为由说服美国读者,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一直在影响美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导致大量工作岗位转移到中国。并强调,尽管贸易也能增加就业,但贸易就业并没有抵消中国进口竞争侵蚀的就业机会。这种观点在美国有很大的市场,并影响了高级政治人物。

这本书也是基于李嘉图的贸易比较优势理论和萨缪尔森的观点,证明美国先前创新能力的优势并不是永恒的。当其他国家(中国)建立自己的创新体系时,他们也可以获得创新优势。这本书有意无意地揭示了美国准确打击中国先进制造企业的真实意图,即一些美国人非常担心中国建立自己的创新体系。这本书将日本描述为“盟友”,中国描述为“国家安全的潜在对手”。

衰落和崛起都与创新系统有关。

除了列出中国的相关数据,该书还深入探讨了经济理论和观点,并深入分析了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快速增长背后的原因。

作者提到廉价劳动力、廉价零部件等成本原因,也提到中国利用了跨国公司的经营机制和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红利,以及中国强制技术转让政策、政府补贴、有限法治和知识产权保护等谬论,这些谬论抹杀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成就,但同时强调,这些不足以解释中国制造业的崛起。真正的原因是中国在过程创新和制造业之间建立了新的联系。“中国创新的制造模式擅长于迅速扩大规模和降低成本。该模式整合了前所未有的技能,即同时管理速度、产量和成本,从而快速扩大生产规模,大大降低单位成本。这种能力使中国甚至可以在高度自动化的行业和非政府组织优先考虑或支持的行业中扩张。”中国新兴生产模式的要素包括:(1)逆向设计;(二)利用外国设计;(3)跨区域生产企业网络发展”等。这些其他观点的总结给我们带来了灵感。

美国仍然保持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创新体系,对制造业有着强烈的需求。主要问题在于创新系统和制造系统之间的相关性问题。然而,由于创新系统和制造系统之间的联系,中国正在崛起。因此,美国启动国家机器来遏制中国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是必然的选择。

垂直和水平横杆的总体概述

作者引用了大量的经济学著作和文章,运用经济学的原理和方法深入分析了他们认为重要的每一个制造问题,从古典经济学主导的金融、税收和货币政策到高水平自动化(人工智能)对就业机会的影响。特别是,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在国家创新体系和制造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充分重视。

本书运用经济史的方法梳理了经济学与制造业的同步发展关系,特别是总结了工业革命史的十条经验教训:

首先,促进工业革命和经济发展需要“头脑和手”的结合。例如,瓦特改进蒸汽机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对学者和工匠的融合。第二是制造业和科学的结合。大多数工业革命是由一线工人发起的,并由数学和科学完善。第三,必须有专家行为。瓦特在突发灵感之前花了六年时间研究引擎。灵感来自多年的专注和学习积累。第四,工业规模的扩大需要各个环节的共同努力。发明不会自动进入经济领域,而是经过模拟、生产、演示、测试、测试和试生产等各个环节。第五,这个行业应该有耐心,政府应该长期支持它。第六是将技术、流程和商业模式结合起来。第七,国防部门的支持对创新过程的每个阶段都非常重要,因为国防部门比一般部门更容易获得资金和其他资源。八是建立跨行业-大学-政府的制造业创新组织模式,强化各自优势;第九,信息技术革命是从研究和解决一系列技术挑战的各个部门演变而来的。十是生产和创新是相互关联的。如果美国要引入新的制造技术范式,创新和组织变革将成为一项必要的任务。

目前,我国行业研究所缺乏对交叉和纵向横杆结合的全面总结。

新制造业需要新经济学

这本书还反映了对基于各地真实经济现象的传统经济理论的反思。认为古典经济学主导的财政货币政策无法解决长期投资不足和经济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即短期稳定政策无法有效解决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这一视角可用于解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制造业贸易35年的赤字不能用商业周期、货币转移和贸易壁垒来解释,也不能用货币和短期财政政策来解决。提高生产率是应对战略,需要在情报、人力、组织和技术基础设施方面持续投资,而在业务层面,需要强调技术投资的公共和私人资产增长模式。这并不是说政府的短期刺激政策没有必要,而是说这还不够。这是一种深入经济现象的非常尖锐的研究方法。

这本书还引用了大卫·阿特尔(David Attl)等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他研究了中国进口竞争对美国公司R&D基金和专利的影响,并得出结论认为,从中国进口越多,R&D和美国专利就越少。虽然这一研究结果并不准确,但也从一定角度表明,创新在“制造、创新和贸易”中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从而成为决定性因素。作者甚至提出了“制造业的经济共识是错的”的问题,并提出了“创新经济学”的新概念。或许,引用克鲁格曼的自我批评,经济学“视美丽和打扮像数学一样为真理”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这个问题。经济学没有错,但是世界变了,制造业变了,尤其是中国的制造业。美国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来发展经济,并且需要重新评估自己对中国的评价。

理解是一样的,问题是相似的。

如何用创新打开美国制造业的新篇章是这本书的目的。作者批评美国人一直忙于关注“下一个重大事件”,却忽视了现有经济部门的机遇。推广尖端技术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创新不能延伸到现有部门,意义何在?如果创新仅限于前沿产业,它实际上会削弱“我们的”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质量。作者理解书中提到的现有经济部门通常指制造业。

为了更好地发展先进制造业,美国建立了许多工业和实地研究机构,可以理解为美国版的弗劳恩霍夫协会(Fraunhofer Association)。弗劳恩霍夫模式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治理结构,确保明确的战略来支持国家优先事项,同时承认研究机构的自主权。然而,美国研究所模型和德国弗劳恩霍夫模型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重要的一点是,美国研究机构获得联邦和州政府资助和优惠政策有时间限制。美国2014年的《振兴美国制造业法案》显然有五年的时间限制,而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没有时间限制。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先进制造创新研究所的项目是美国科技产业的“五年计划”。此外,该书还强调德国的创新体系是“制造业主导的”,并将中小企业纳入创新体系。它也比美国更支持出口。这些都是美国需要学习的地方。

与中国的情况相比,至少有两点需要我们反思:第一,政策退出机制意味着对政策执行效率的更高要求;第二,政策执行中的评价和过程管理反映了行业治理水平,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简而言之,这本书聚焦于制造业和创新之间的关系,探索重组创新和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方法。在对制造业的理解上,中国和美国可以说是一致的。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制造业都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一个国家的基础,是一个国家的工具,是一个强国的基础。在21世纪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制造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需要一些国外的例子来借鉴或比较,以寻找更适合中国制造业发展的路径。然而,中国制造业发展中遇到的大部分问题现在也出现在本书对美国制造业发展的研究中,这也是本书的阅读价值。

栾群的推荐信

《第三次工业革命:新经济模式如何改变世界》,杰里米·里夫金译。张魏体,中信出版社

创新经济学手册,由布朗温·霍尔和内森·罗森伯格编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上海理工大学翻译

代码经济:从古代食谱,城市到区块链,人工智能,菲利普·奥尔斯沃德译。高子平,王凤龙,曹钟弦,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机器人是人类吗?“,美国[]约翰·弗兰克·韦弗著,刘海安、徐铁英、秦湘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技术哲学:从埃及金字塔到虚拟现实》,拉金译。张一方,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总编辑:顾文雪文本编辑:顾文雪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姚记娱乐网 四川快乐十二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姚明要对CBA限薪,苏群坦言:根本不可能,个别球队工资已达三

下一篇:金昌市召开消防安全和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会议